热门搜索:

这张百晨却是对林心这段时间以来为了讨好着林心瑜可是用了不少手

时间:2018-12-15 20: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就在外界闹的沸沸扬扬时,楚休依旧躲在殇邙山的荒山内闭关,连续三个月时间,只靠着一些野果和打来的一些野兽充饥,不过楚休的修为却是在突飞猛进着。
 
    有着琉璃金丝蛊的原因,他受的伤已经彻底痊愈了,而且借着琉璃金丝蛊带来的力量,楚休也是一举踏入了先天境界。
 
    气血筋骨圆融一体,不含丝毫的杂质,这便是先天之境,炼体三境当中,先天之境已经是将肉身给修炼到了极致。
 
    武道上的修炼本来就是一环扣一环,御气五重主要修炼的是自身真气,而真气在什么地方?在武者的丹田经脉之内。
 
    所以要踏上御气五重,那就必须要先把肉身给修炼好了才行。
 
    真气是水,肉身就好似容器,能装多少水,完全取决于容器的大小。
 
    楚休从淬体境踏入先天,虽然总共用了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但实际上他的根基却无比的扎实。
 
    其中有他自己刻苦修炼的原因,也有着先天功和琉璃金丝蛊给他带来的好处。
 
    突破到先天之后,楚休也没有着急出关。
 
    细雨黄昏红袖刀和大弃子擒拿手楚休也将其熟悉了一遍。
 
    其实任何的武技最好的修炼方式都是在实战当中去适应,现在楚休只不过将其修炼到入门而已。
 
    差不多将两式武技修炼到入门之后,楚休这才准备离开殇邙山,前往北燕。
 
    楚休记得很清楚,不久之后,北燕林中郡吕阳山当中就有有一座上古时期的遗迹出世,引来不少武林人士的争夺,其中可是有着不少好东西。
 
    而且那一次争夺当中并没有实力超越御气五重的强者出现,以楚休现在的实力,倒也有资格进入插一手。
 
    当然现在楚休就算是不去北燕也不行,他杀了沈墨,魏郡这里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起码暂时是没有了。
 
    离开殇邙山的时候,楚休没去找韩豹等人。
 
    虽然以楚休现在的实力也并不怕韩豹生出什么歹意来,但多留在魏郡一天,便多一分危险,楚休便直接跨入殇邙山,进入魏郡,甚至就连交界处的清源镇他都没路过。
 
    如果楚休没猜错的话,此时的高备应该就在清源镇当中,但楚休也没去找他,因为没有必要了。
 
    高备办事还算是踏实,但他的性格却实在不适合在凶险的江湖上厮混,楚休让他带着商队来清源镇,现在楚家都已经灭了,那楚家在清源镇的生意便都是他的了,这辈子当个衣食无忧的富商倒也不错。
 
    燕国的林中郡便紧挨着魏郡,路过清源镇之后,楚休径直来到林中郡的山阳府内。
 
    山阳府也是林中郡当中一个大州府,吕阳山那遗迹开启还需要一段时间,楚休准备在此地暂时休息一下。
 
    而且林中郡这里过几天一年一度的秘匣拍卖会便要开始了,地点就在这山阳府内。
 
    不是那种来历不明的廉价秘匣,而是都有着来历传承的秘匣,虽然价格昂贵,但其中的东西无疑要靠谱很多,楚休刚好知道这次的拍卖会里面有几样好东西。
 
    他从楚家拿来的银票和紫金加起来足有近百万两,金银这东西对于真正的武者来说只是虚妄,唯有实力才是根本。
 
    所以这些金银财物,楚休都准备将其花掉,换成能够增强实力宝物。
 
    踏入山阳府当中,街面上的行人都看向楚休,实在是现在的楚休有些太过惹眼了。
 
    在殇邙山内闭关了好几个月,楚休原本一身华贵的锦袍已经变得脏兮兮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一片,但偏偏他身上的气势却不太像乞丐,所以也是颇为引人注目。
 
    楚休皱了皱眉头,先找了一间客栈梳洗了一番,又去裁缝铺买了一套新的黑色武士服换上,并且给他的红袖刀配上了一个毫不起眼的鲨鱼皮刀鞘,毕竟红袖刀的造型有些太惹眼了。
 
    在通州府时,楚休还有意藏拙,所以更像是一个世家公子哥。
 
    而此时的楚休黑衣配刀,一身凛冽的锋芒也好像是刀锋一般,完全就是一个闯荡江湖的年轻刀客。
------------
 
第四十八章 挡箭牌
 
    山阳府的一间酒馆内,楚休将手中的红袖刀放在桌旁,点一壶黄酒和几样北燕的特色菜吃了起来。
 
    在殇邙山闭关那段时间,楚休连续吃了好几个月的野果子和没有丝毫滋味的烤肉,吃的他都已经快吐了。
 
    魏郡临近东齐,以前也算是东齐的附庸,所以菜系也跟东齐类似,较为精致。
 
    而北燕的菜系也如同此地的环境一般,粗犷大气,十分的豪迈。
 
    楚休只是让那小二上几样北燕的特色菜,结果不一会,那小二便端上来一大盘酱牛肉,一只烧鸡,一只酱肘子还有酥肉等小菜,仔细一看,哪怕就算是下酒小菜都没几样是素的。
 
    楚休现在也是有些饿急了,反正不管荤素,怎么也要比殇邙山那里的野果烤肉要好吃。
 
    武者的食量本来就要比寻常人大的多,武道炼体,本来就是炼精化气的一个过程。
 
    不到一刻钟,楚休便将他桌上的菜肴扫荡一空。
 
    楚休扔下一块碎银子,刚走出去,便看到街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之声,好多人围在那里观看着什么。
 
    楚休停下脚步向前看去,众人围观的乃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那女子姿容秀丽,身形婀娜,虽然年轻,看摸样还不到双十,但却已经隐隐露出了一丝媚意。
 
    而那男子则是一副世家公子哥的打扮,手里面拿着一个玉匣,脸上带着讨好的表情道:“心瑜,这是我特意托人从南海买来的黑珍珠,总共有十八颗,各个圆润无比,大小几乎是一模一样。”
 
    那女子一皱眉道:“张公子还请自重,我已经说过了,我跟张公子是不可能的,你也不用在我这里白费心思了,这礼物张公子还请送给她人吧。”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趣的神色:“当众求爱,这北燕的风俗还真是够开放的啊。”
 
    魏郡之地的习俗跟东齐差不多,男女之间的事情怎么也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行,这种当街求爱的戏码,起码楚休在通州府内是没有见过的。
 
    他身边一名四十多岁,看模样就是底层江湖人的武者闻言嘿嘿笑道道:“这位小兄弟不是山阳府本地人吧?我北燕之地是风气开放,但眼前这二位可不是求爱,只是单相思而已,而且还闹出了不少的笑话来。”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我也是今天才来山阳府的,怎么,这位姑娘的家世很高,看不上那男的?”
 
    那名武者不屑的撇撇嘴道:“高?只不过是寻常的小世家而已,这女的是山阳府林家的嫡女林心瑜,被一些好事者誉为山阳府第一美女,她出身那林家也不是什么大家族,其家主也只有凝血境而已。
 
    那男的则是山阳府大族张家的二公子张百晨,一个纨绔子弟而已,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但张家也不是没有能人的,张家那位大公子为人沉稳,早年间游历江湖,竟然拜入了七宗八派之一的巴山剑派门下,常年在西楚蜀地修行,不怎么回家。
 
    张百晨看上林心瑜后曾经派人来提亲,林家那位家主倒是有心攀附张家想同意,但却被林心瑜死命拒绝了。
 
    但谁承想这张百晨却是对林心瑜念念不忘,这段时间以来为了讨好着林心瑜可是用了不少手段,在这山阳府都成一景儿了。”
 
    听闻这些八卦,楚休摇了摇头,一个蠢货而已,没什么意思。
 
    提亲都被拒绝了,人家明摆了就是看不上他,以张家在山阳府的地位,他要么用强,要么放弃,结果他却还在这里纠缠不休,根本就是在让人看笑话,看他的笑话,也是看张家的笑话。
 
    这种看不清自己的人太多了,楚休看了一会,发现没什么意思便想要离开。
 
    而此时场中,那林心瑜看到周围已经围了那么多人,都是一副看热闹的神色,她也是气的满面羞红,恨不得当场杀了张百晨这个白痴。
 
    林心瑜自视甚高,以她的容貌,要嫁也是嫁给世家大族的年轻俊杰,而不是像张百晨这样要实力没实力,要能力没能力的纨绔废物。
 
    张家大公子张百涛拜入了七宗八派当中巴山剑派的麾下,听说还是内门弟子,这种身份林心瑜还可以考虑,张百晨嘛,根本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色
 
    但谁承想这张百晨却是一直都对她纠缠不休,张家的实力还比她林家更强,林心瑜也不敢说的太过分。
 
    这段时间她都尽量减少出门的时间了,今天林心瑜只是想要出来挑一些自己喜爱的胭脂水粉而已,没想到却是又被这张百晨给缠住了。
 
    眼看着人越来越多,张百晨脸皮厚可以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但林心瑜却不能不在乎,她气急之下道:“张百晨!你别再来纠缠我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张百晨的面色一沉,冷哼道:“是谁?”
 
    林心瑜刚才只是羞愤之下气急的脱口而出,现在被张百晨一问,她顿时语塞。
 
    不过扭头间她下意识的看到了楚休即将要离去的身影,连忙一指楚休道:“是他!”
 
    林心瑜匆忙之下选择楚休其实很简单,在场的众人当中,也只有楚休最为醒目了。
 
    此时的楚休虽然没有展露出先天境界的修为,但一身气势却是犹如刀锋般的锐利,十分的醒目。
 
    而且论卖相,楚休除了气质偏向阴暗了一些,相貌还算是十分清秀英俊的。
 
    跟那些浑身上下脏兮兮,一脸沧桑之色的底层江湖人比,一身整齐修长的黑色武士服,腰胯长刀的楚休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江湖俊杰了,不选他,难道还能选楚休身边那四十多岁,一口黄牙,八卦嘴碎的家伙吗?那样张百晨就算是白痴也知道林心瑜是在耍他。
 
    在场的所有人都把
    但谁承想现在却是被一个外人拔得头筹。
 
    张百晨刚想出声怒骂,就看见楚休忽然把胳膊从林心瑜的手里面抽出来,‘啪’的一声脆响,直接一巴掌将林心瑜给扇到了一边。
 
    在场的众人都愣在了那里,谁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忽然来这么一手,甚至就连张百晨的怒骂都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林心瑜也是捂着脸,跌坐在地上,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休。
 
    甩了甩手,楚休淡淡道:“我一般是不打女人的,但对于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我却不会留手。
 
    你不耐烦那白痴的骚扰便拿我来做挡箭牌,张家可是山阳府的地头蛇,你拿我做完挡箭牌之后,被张家报复的可是我!
 
    到时候你可以置身事外,我无故惹上一个大敌,又有谁来管?”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都露出了一抹异样之色,这年轻人当真是冷静的可怕啊,若是换成其他人,美人在侧,软语哀求,哪里还能想到那么多?恐怕早就挺身而出,心甘情愿的去当那林心瑜的挡箭牌了。
 
    当然这结果也是可想而知,定然是被那张百晨记恨,然后被张家之人报复。
 
    除非你的来头惊人,否则一个外来人,拿什么跟山阳府的地头蛇张家斗?
 
    一想到这里,众人看向林心瑜的目光也是有些微微变化。
 
    这女人看着人畜无害,但这心肠可是硬的很。
 
    不管她之前的行为是有心还是无意,反正她方才可是差点就坑了一个无辜之人得罪山阳府的地头蛇张家。
 
就是下意识的想要找个人当挡箭牌而已。
 
    至于到时候楚休会不会被张家报复,这点她就管不着了,毕竟就连她自己都要小心翼翼的拒绝张百晨,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