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那楚家所有的财物和修炼资源等宝物肯定都在这楚休身上

时间:2018-12-15 20:13 文章来源:互联网

 入夜之后,拍卖会那边已经把楚休拍下来的秘匣送到了张府内。
 
    张百晨在一旁道:“爹,那楚休不是说他有内幕消息嘛,我们打开看看,他这秘匣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张松龄点点头,他也是有些好奇,不过他刚想要打开看看其中到底是什么宝物,但下人却忽然通报说楚休来访。
 
    张松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沉的笑意,将那秘匣放在了桌子上。
 
    过了一会,楚休被张家的下人带进来,不过在进来的一瞬间,楚休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之前张松龄对于楚休的态度还算是客气,双方都是先天武者,起码张松龄没有把楚休当成是晚辈摆出那种傲倨的态度来。
 
    结果现在看到楚休进来,张松龄却是依旧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动都没动。
 
    而他身边的张百晨则是看着楚休,脸上带着一种玩味之色,竟然还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异色,淡淡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张家主,这次我们也算是合作愉快了。”
 
    话音落下,楚休看到桌子上那猩红色的秘匣,直接便要伸手去拿。
 
    不过就在这时,张松龄却是直接抢先一步,把那秘匣拿揣在了怀里,这让楚休的面色顿时一冷。
 
    “张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松龄淡淡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要跟楚公子你聊一聊而已。”
 
    “哦?聊什么?”楚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色。
 
    张松龄坐直了身子,沉声道:“当然是聊一聊楚公子你被七宗八派之一的沧澜剑宗通缉是什么感觉!”
 
    楚休低着头,他眼中的杀机隐现,不过等他再抬头时,那股杀机却是已经消弭无踪。
 
    “沧澜剑宗的消息传递的这么快?竟然连北燕的人都知道了我的消息?”
 
    看到楚休那副平静的表情,张松龄反倒是诧异道:“你不害怕?”
 
    楚休冷笑道:“我为何要害怕?这一天我早就料到了,我又没想隐姓埋名一辈子。
 
    沧澜剑宗只是在魏郡通缉我,又不是在整个北燕,整个江湖通缉我。
 
    张家主你现在说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想要拿沧澜剑宗威胁我?那你可是想多了。
 
    沧澜剑宗的势力范围是在魏郡,你认为沧澜剑宗会大规模出动,只为了一个弟子的亲人便大张旗鼓的来北燕抓我?”
 
    张松龄冷笑道:“沧澜剑宗是不能大张旗鼓的来抓你,但我若是擒住你,将你送到沧澜剑宗,你说身为七宗八派之一的沧澜剑宗,他们会给我多少好处?”
 
    话音落下,张松龄直接拍了拍手,顿时便有几十名张家的精锐武者围了过来,其中凝血境便有五人之多,其余的也都是张家内的精锐。
 
    楚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芒道:“张家主这是准备用强?我之前可是很诚心诚意的想要跟张家主你合作啊。”
 
    张松龄摇摇头道:“非也,我也不想动手,我只是想要让楚公子认清你现在的处境而已。
 
    沧澜剑宗是魏郡大派,如果没有必要,我张家也不想因为些许的蝇头小利去跟沧澜剑宗打交道,所以楚公子,你今天若是拿出一些财物买命的话,我可以放你离去,甚至会在山阳府内主动帮你遮掩消息。”
 
    说到这里,张松龄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贪欲道:“楚家灭门,活着的便只有你一个,楚家大部分的家产也应该都在你手中吧?将他们都交出来吧,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命,才是自己的。”
 
    其实从一开始张松龄便没想过要把楚休的消息出卖给沧澜剑宗,甚至他都没想过要把楚休擒住送给沧澜剑宗。
 
    原因很简单,沧澜剑宗那边只是说通缉楚休,并没有说谁献上楚休的情报或者是直接擒住楚休能给多少赏赐。
 
    沧澜剑宗乃是魏郡第一大派,对于整个魏郡的武林势力来说,谁都要给沧澜剑宗一个面子,所以沧澜剑宗发布通缉令,并不需要有奖赏,甚至那些宗门还会因为能跟沧澜剑宗搭上关系而窃喜。
 
    张家乃是北燕的小势力,哪怕他们主动把楚休的消息或者是楚休本人送到沧澜剑宗面前,估计也得不到什么好东西,顶天是那沈白本人表示一下感谢而已。
 
    而且张家若是不知好歹的去跟沧澜剑宗狮子大开口,那他们可是会死的很惨的。
 
    所以在得知了这楚休的真正身份后,张松龄便已经打定了主意,他要把楚休身上那些楚家的财物宝物都给榨出来才行!
 
    楚家被灭门,楚休是唯一活着的那个,那楚家所有的财物和修炼资源等宝物肯定都在这楚休身上,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对于现在的张家来说绝对是一笔大收入的。
 
    只不过张松龄可不知道当时楚休已经身受重伤,废了一只胳膊,而且还因为沈墨也死在了楚家,哪里还敢在楚家久留?
 
    楚家那些财物资源楚休都没来得及去找,只有他身上这些银子,还都是从楚宗光的屋内翻找出来的。
 
    楚休的眼中闪烁着冷芒道:“张家主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把自己撑着了,这打家劫舍的本事,可是要比盗匪都强。”
 
    张松龄拿出了一柄青铜锻造的松纹古剑,这是产自巴蜀之地的兵刃,由巴蜀的铸剑师锻造出的四转长剑,乃是他的大儿子张百涛送给他作为五十大寿贺礼的。
 
    张松龄持剑指着楚休淡然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若是一个有背景的先天武者,我张家也不敢得罪。
 
    而你若是一个寻常的散修先天武者,没什么好东西在身上,我张家也懒得费力去得罪,打生打死的也没有好处。
 
    但偏偏你楚休现在身怀巨富,还只是一个被沧澜剑宗通缉的丧家之犬,不动你动谁?
 
    楚休,你年纪轻轻便能到先天也算是不容易,但可惜,年轻气盛,你的江湖经验还是太少了,惹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还如此高调行事,这次老夫便帮你长点记性!”
------------
 
第五十三章 绯红的刀锋
 
    张松龄这一番言语在楚休听来也是无语的很。
 
    这张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看那张百晨的德行就知道了。
 
    但楚休却怎么都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为了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对他生出歹意来。
 
    楚休的气势显得很锋锐,他用的是刀,他自身的气势也仿佛是一把刀一般。
 
    不过方才的楚休只是一柄藏在刀鞘中的刀,杀机内敛。
 
    而现在的楚休则是一柄出鞘的凶兵,刀出鞘,要饮血,要杀人!
 
    猩红色的刀光划过,红袖刀不知道何时已经出鞘,速度奇快无比。
 
    袖里青龙的快刀之术可不光可以让楚休在关键时刻爆发出青龙出海般的至强一刀,更是可以让楚休出刀的速度变得更迅猛。
 
    张松龄根本就没想到楚休在这种时候竟然会抢先出手,他让人堵在门口就是害怕楚休逃走,但他没想到楚休压根就没想过逃走,而是率先对他杀来。
 
    自己要的东西还没拿到手,楚休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
 
    仓惶之下张松龄的身形疾退,松纹古剑古朴厚重,连点之下,呈现出南斗星痕挡在身前。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
 
    张松龄的剑法来历不凡,也是他早年从秘匣当中开出的剑法,但却只是一门强大剑法的残招。
 
    不过虽然只是残招,但其中却包涵着南斗剑势的生机之力,剑势绵延,滴水不漏。
 
    但等到楚休的刀光已经映入眼帘,张松龄的面色却是骤然一变。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刀。
 
    绯红的刀身,透明的刀锋,像透明的琉璃当中镶嵌着绯红色的骨脊。
 
    刀身略短,刀弯处宛如绝代佳人的纤腰一般,有着千般风情,万种烈艳。
 
    黄昏细雨红袖刀!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