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结果现在却说要跟我张家谈生意你说的到底是什么生意

时间:2018-12-15 20:08 文章来源:互联网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当众给她一巴掌,还将她的那些小心思戳破,这让林心瑜羞愤欲绝,含不得当场杀了楚休。
 
    而这时后面的张百晨却是匆忙走了过来,将林心瑜扶起来,对着楚休破口大骂道:“你竟然敢对心瑜动手,简直就是找死!”
 
    在场的众人一阵无语,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这张百晨竟然还如此的维护那林心瑜,到底应该说他痴情好还是说他根本就是一个死心眼?
 
    而那张百晨可不是说说的,他直接一挥手,立刻便有几名张家的下人从人群当中走出来,向着楚休冲去。
 
    这张百晨虽然在林心瑜那女人身上白痴了一些,但在其他地方可不蠢。
 
    眼前这家伙看着好像有些不好惹,他只有淬体境的修为,当然是站在后面看热闹,让他们张家的下人出手就好了。
 
    那些下人当中一名四十许的中年人有着凝血境的修为,乃是张家的门客,被派来贴身保护张百晨的。
 
    张家家主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不靠谱,所以他也只能派个靠谱的人来时刻保护他儿子了。
 
    那名凝血境的武者一边走过来一边道:“小子,抱歉了,我家公子要留下你,我也没办法,乖乖的束手就擒,还能少受点苦!”
 
    楚休不屑的冷笑了一声,身形连动都没动。
 
    那名凝血境的武者看到楚休这种态度,他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怒意。
 
    这件事情的确是他公子做的霸道了一些,不过这小子若是识趣的话,他还想等下帮他说说好话。
 
    但这小子既然是这种态度,那就别怪他下手狠辣了!
 
    现在的楚休一身先天境界的力量内敛,这名武者下意识的认为楚休这种年龄,实力也就是淬体和凝血左右,所以他也没有太过在意,直接一步跨出,一拳落下,轰向楚休的丹田,竟然打定主意上来就要先废掉他。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寒芒来,在那一拳临身之时,楚休的手一兜一转,那名武者的胳膊便直接被楚休拿在了手中,筋骨脉门瞬间就被擒住,他想要挣脱,但却发现就好像是蛛网中的猎物一般,已经被彻底擒住,任凭自己如何挣脱,都无法逃过楚休的擒拿!
 
    大弃子擒拿手!
 
    楚休的手一翻一扯,强大的力量撕裂,那名武者顿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手臂扭曲的犹如一个麻花一般,被扔到了一边。
 
    “先天武者!”
 
    周围的人看向楚休的目光顿时变得惊悚无比,一招便废掉一名凝血境的武者,眼前这年轻人绝对是先天境界的武者无疑。
 
    先天武者在江湖上并不稀奇,但如此年轻便能够达到先天的,显然不是什么简单之辈,散修出身的少之又少,大部分都是有来头的人。
 
    那张百晨看到这一幕也是吓呆了,拉着林心瑜转身便逃,甚至都没去管那名还在地上痛苦哀嚎的那名张家门客。
 
    在场的众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又是摇摇头,张家这个二公子真心是不怎么样,一点担当都没有,危机时刻不管自己人,竟然只顾着一个女人。
 
    也幸亏张家还有一个老大撑门面,将来这家族也肯定轮不到他来执掌。
 
    之前跟楚休八卦张家的那名中年武者凑到楚休身旁,低声道:“公子,你有先天境界的实力是不假,但张家毕竟是这山阳府的地头蛇,你只有一个人,跟他们闹翻了也没好处,还是趁此时机快些走吧。”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多谢提醒,不过我这边事情还没办完呢,怎么能走?”
 
    提到张家,楚休这边却忽然有了个想法,他走过去拍了拍那名还在地上哀嚎的张家门客,淡淡道:“行了,别喊了,只是胳膊断了而已,死不了的。”
 
    那张家的门客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低声道:“这位公子,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公子放我一条生路。”
 
    他只是张家的门客,而不是张家的死士,犯不着为了张家往死里得罪一名先天境界的年轻高手,所以他这边也是果断的认怂。
 
    “我看来很像嗜杀的人?放心,不杀你,带我去张家。”楚休淡淡道。
 
    那名武者顿时就是一愣,这个时候去张家岂不是找死?估计现在张百晨就已经回张家搬救兵去了。
 
    “我说的话你难道没听到吗?”楚休的面色一沉,冷声道。
 
    那名武者连忙挣扎着爬起来道:“在下这就带公子你过去。”
 
    其他人看到楚休竟然跟着那名张家的门客主动前往张家,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怪异之色来,找死也没这么找的吧?
 
    张家家主张松龄便是先天境界的武者,已经踏入先天十多年了,而且张家还有上百名身手不错的旁系族人和一些懂武功的下人。
 
    就算这年轻人的实力很强,但想要在这山阳府跟此地的地头蛇张家叫板,这可还嫩了一点。
 
    此时张家,张百晨在将林心瑜送回了林家后,立刻急匆匆赶回张家。
 
    看到他这幅模样,正在庭院当中喂鸟的张家家主张松龄顿时一皱眉道:“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模样?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我不求你像你大哥那样上进,你什么时候才能稳重一些?”
 
    身为张家家主,张松龄过的还算是比较滋润的。
 
    张家在山阳府几个势力当中不算最强但也不算最弱,关键是他有一个好儿子。
 
    虽然张百晨不争气,但他大儿子张百涛却是拜入了七宗八派之一的巴山剑派,这可是太给他们张家长脸了,每到山阳府几个家族集会时,众人便都会夸一夸他那个大儿子。
 
    所以在张家内,张松龄对于张百晨也是懒得管教,反正这个儿子将来注定不可能接掌家主之位,顽劣一点也就顽劣一点吧,只要别惹出太大的事情就行。
 
    张百晨一脸委屈之色道:“爹,我倒是想稳重,但方才我可是差点让给杀了!”
 
    张松龄顿时一惊:“是谁敢在山阳府内对你动手?我不是让韩威去保护了吗?他人呢?”
 
    “那人是先天武者,韩威被对方一招就给废掉了!”
 
    张松龄闻言顿时一皱眉:“先天武者?外来人?”
 
    山阳府内的先天武者张百晨都认识,他也不敢去招惹,而且在山阳府内,其他人也会给他张家这个面子,不会去为难张百晨的。
 
    “对,就是个外来人!”
 
    张松龄冷哼道:“放心,一个外来人,哪怕就算是有先天境界的实力,也别想我山阳府撒野!”
 
    张松龄根本就没问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以他张家在山阳府的地位,哪怕就算真是张百晨错了,他难道还能去惩罚自己的儿子,给对方道歉不成?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张家主好大的威风,看来在这山阳府内,张家是一手遮天喽?”
 
    楚休跟着韩威走进院内,张百晨看到了楚休,立刻慌张的后退了两步,指着楚休道:“爹!就是他!就是他方才想要杀我!还废了韩威!”
 
    张松龄冷眼看着楚休,他也是有些惊诧楚休的年轻,不过他还是冷声道:“好大的胆子!动了我张家的人,竟然还敢主动来我张家,真以为我张家无人了不成!”
 
    楚休撇了韩威一眼道:“胳膊断了而已,又不是接不上了,我跟令公子那点事情,张家主等下直接问他就是,我今天来是想跟张家主你谈一笔生意的,一笔几十万两银子的大生意!
 
    如果张家主你认为给自己儿子找回脸面要比几十万两的生意都重要,那就当我没说。”
 
    听到楚休这么说,张松龄顿时一惊。
 
    张家在山阳府的规模虽然不小,但也只是比以前的楚家强上一些而已,几十万两对于张家来说,的确是一桩大生意了。
 
    张松龄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道:“进去谈吧。”
 
    PS:祝大家元旦快乐~2018,新年新气象,反派系统完结,魔教教主起航,七月踏上了新的征程,也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顺风顺水,心想事成^_^
------------
 
第五十章 看不透
 
    PS:感谢盟主0o雨小莫o0一万起点币的打赏、感谢书友千迁纤谦谦一万起点币的打赏、感谢书友Tomricky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楚休跟张松龄在客厅内入座,只有张百晨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明明是敌人,怎么转眼间就都坐在这里谈上生意了?
 
    张百晨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张松龄一眼给瞪了回去。
 
    张松龄看着楚休沉声道:“你方才还动了我张家之人,结果现在却说要跟我张家谈生意?你说的到底是什么生意?”
 
    楚休淡然道:“过几日便是林中郡一年一度的秘匣拍卖会,在下正好知道一些内幕消息,这批秘匣当中,其中有几个是我正需要的。
 
    但我并非是林中郡之人,贸贸然的参加秘匣拍卖会,万一跟别人竞上价,引人注意不说,很可能会最后还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张家不同,身为山阳府的地头蛇,贵府每年应该都会参与拍卖,购买一批秘匣的,所以我想请张家出手帮我拍下我想要的东西,事后,必有重谢!”
 
    说着,楚休拿出了一大块紫金放在了桌子上,足有十两,换成白银足有十万两之多。
 
    “这是定金。”
 
    让张家帮忙拍卖,是楚休在跟那张家动手时才忽然想到的事情。
 
    方才他跟那张松龄说的倒是实话,林中郡的拍卖会每年一次,参加拍卖会的也都是熟悉面孔。
 
    因为是拍卖会,所以大家拼的也都是财力和自身的关系,楚休一个外人,他是怀揣着几十万两银子,足够他在拍卖会上大显身手了,但也很可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导致出现什么意外。
 
    如果单纯是拼财力的话楚休自然不怕,反正他这些银子都是准备花光了,但就怕拍卖会时候会出现什么意外。
 
    根据楚休所了解到的情况,这种数十个江湖势力一起组织的拍卖会可不是那么的干净,外人轻易进入其中拍卖,人财两空可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张松龄看着楚休拿出的紫金,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捉摸。
 
    眼前这人既然敢参加林中郡的拍卖会,那就证明对方是有一定家底的。
 
    毕竟这可是整个林中郡数十个势力都会参与的拍卖会,能拿出来拍卖的秘匣都是有根脚可寻的,起拍价便是数千两甚至是数万两。
 
    最重要的是
    张松龄想了想道:“可以,这笔交易我答应了,不过还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楚休把那紫金往张松龄身前一推,笑了笑道:“好说,在下楚休,我就住在山阳府的悦来客栈内,拍卖会开始之后,我会来找张家主你的。”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转身离去。
 
    楚休并没有故意隐藏姓名,因为没有必要。
 
    北燕不是魏郡,沧澜剑宗的影响力到不了这里。
 
    楚休杀的只是沧澜剑宗一个弟子的弟弟,又不是杀的沧澜剑宗的嫡传弟子。
 
    如果因为这点屁事沧澜剑宗就派出高手满世界的追杀自己,那只能证明沧澜剑宗太闲了,或者那被他干掉的沈墨是沧澜剑宗掌门的私生子。
 
    张松龄暗中想了想,他并没有在林中郡听说过楚休这号人物,对方应该就是外来的武者了。
 
    等到楚休离开之后,张百晨连忙问道:“爹,你怎么还跟他合作起来了?我那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张松龄皱眉道:“我还没问你呢,你跟这楚休到底是怎么结怨的?”
 
    张百晨刚想说些什么,张松龄便道:“行了,你还是不用说了,从你嘴里也听不到什么实话。”
 
    说着,张松龄便直接把处理完伤势的韩威找来,让他把详细的情况都给自己说一遍。
 
    等到韩威说完之后,张松龄立刻便对着张百晨怒骂道:“我当初是怎么跟你说的?让你离林心瑜那个女人远一些,结果你却当耳旁风!
 
    那女人什么心思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她根本就是在把你当傻子来戏弄!祸水一个!
 
    今天你因为她得罪了一个先天境界的楚休,来日里你若是因为她得罪了一个我张家惹不起的大人物,那可是灭门之祸!”
 
    张百晨被骂的不敢还嘴,只得低声道:“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